回复贴:0   查看:740
<<返回浙江
html模版泪洒珠江
【导读】描写了一对大学毕业生,在毕业前夕订立终身。毕业后,诞生于陕北的女大学生刘静,找不到工作,毕业就失业。由于财主逼债迫婚,生活所迫,她只好奔广东寻找大学的恋人吴星,从而上演了一曲泪洒珠江的恋情悲剧
(一)
从那晚起,她的形象时常浮现在吴星的脑海里。她,身材苗条、丰满,身高一米六五,戴着一副近视眼镜,沉默、文静,同学们都爱叫她为 老共产党员 。
过后,她一有空,就来到吴星的宿舍聊天。时间久了,他们彼此理解,她说的话也徐徐多起来。她写的字漂亮,吴星常常叫她帮助代抄稿件。她还炒得一手好菜,每当星期日,吴星的男宿舍里三、四的人,一齐到街上,买回一些牛肉、豆腐,一起加菜。
她,诚然性格沉默、文静,但是,她心田的感情是很丰富的。说真的,吴星男宿舍几个人没有不爱好她的。
生活,是感情的源泉。因为他们常常在一起,他与她之间发生起一种预感不到的感情。每次,每当他和同学说一些过分的玩笑话时,她就给吴星投来一双,既严肃又含情脉脉的责备眼光;有时,吴星的衣服脏了挂在墙上,她乘人不备静静拿走洗净,晒干后从新叠好,又偷偷地压在他的枕头底下
第二年,他们真的相爱了!
他们第一次约会,说上悄悄话是在歌舞厅。这天晚上,他们一边跳舞,一边倾诉自己的心中秘密。只管他们首次所跳的舞步,不是太协调,然而,他们两颗热烘烘的心,却贴得很近很近了。
你,只管年事大一点,但是,心好、善良,有事业心、会体贴人,从那晚起,我的心就被你带走了! 她温柔地说。
是的,从那晚起,我也被你的感情所冲动。你勤快、朴素、漂亮,使我暗暗地爱上了你。 吴星喜悦地回答。
今晚,吴星翻来复去总睡不着。说实在的,对她的爱,吴星既乐意接受,又不大违心接受,心里很是抵牾。她人长得苗条、沉默、文静、朴实、丰满,正是吴星梦中公主。可是,一位成长在陕北的姑娘,能关山迢递到南方去吗?何况,从吃住到环境景象等,各方面条件都不适应,她能顶得住吗?
兴庆公园的早晨,风和雾薄,他们第二次相约来到这里游园。这里,风景宜人,一棵棵柳树随着东南风的吹拂,慢慢地摇动着;湖中,一艘艘游艇满载着游客,由西向东驰去;湖畔两岸,一对对情侣在柳树底下呢喃。
今天,她打份得分内俊秀。他们俩手拉着手在湖畔漫步。
南方的柳树,美吗? 她微微地问。
我们广东很少有柳树! 吴星不在意地回答。
大学毕业后,我到南方去,筹备干什么工作呢? 她望着吴星的问。
当公关小姐,好吗?公关小姐收入高。 吴星回答。
我不愿当公关小姐,我要当检察官! 她撒娇地说。

公园的早晨是很美的。他们俩坐在湖畔的椅子上,她头伏在他的肩上,用手托着他的下腮,小声细气地问: 你爱我吗? 爱! 吴星很断定地回答。
她听到吴星这样武断地回答,心里感到很满意。她用那含情滴滴的眼睛瞟了他一眼,慢慢地倒进他的怀里。
这时,吴星也顾不上旁边的游客,托起她的脸孔,给了她一个甜甜的热吻
时间不早了,吴星把她从怀中抱起来,然后,从左手指上摘下,自己戴的吉祥金戒指,将它戴到刘静的左手指上。
从今天起,咱们就订下了毕生! 吴星激动地说。
她望着这金光闪闪的戒指,激动万分,仰起那充满热泪的眼睛,深情地望着吴星, 嗯嗯 地点了拍板。
再过一个月时光,他们就要从奇特学习生活四年的西北大学中文糸毕业了。目前,他们都要目不转睛地投入复习功课,准备迎接毕业考试。
一天中午,刘静张皇皇张地来到吴星的宿舍,拿出一份电报递给他。电报内容是: 妈病重,急回。
吴星看着电报,心中像十七八个吊桶相撞。他认为这是一个吉祥的预兆。目前,附近毕业,温习作业那么缓和,正好踫上妈妈病重,不回去探望她老人家,那就是女儿不孝;回去探望就会影响毕业考试,何况,她的毕业论文尚未实现。他拿着这份电报在房间中来回走动着。这时,刘静急得要哭了,冲着他说: 怎么办?快说啊! 此刻,吴星考虑到,如果这次母亲病重,急招女儿回去是最后一面的话,这是紧要的大事。如果去迟了,见不上母亲一面,那后悔莫及了。
走,明天就走。如果妈妈的病情有好转的话,马上赶回来参加毕业考试。 吴星果断地说。
嗯! 她就返回宿舍购买车票去了。
嗯 字,代表着她无限的感情,也代表着她对吴星无穷的信任。他留心到,每当激动时或者是悲痛时,她都爱用 嗯 来表白。
第二天早晨,老天爷下起蒙蒙的细雨,在从西大通往西安汽车站的小道上,他们俩默默地走着,心里显得十分沉重。说真的,这个时候,他是如许不愿意她离去呀!这不仅仅是感情上舍不得,更重要的是毕业考试呢!错失过这个机会,那也是懊悔莫及的事。啊!他埋怨老天爷,在这个关键时刻,偏偏在她的头上,降临这无情的灾难。
雨,越下越大。他们俩打着一把雨伞,两颗相恋的心贴得更紧了,好像从此都分不开似的。
下雨,车窗口不打开,车就要开动了,这时,吴星含着泪水,举起手向着刘静大声说: 妈妈病情好转,就赶快回来啊! 此刻,刘静在汽车窗口内也举着手回答。雨声大,他听不到刘静在说什么!可是,随着汽车的慢慢开动,他含混地看到,刘静的泪水如同窗外的雨珠一样流落不停
(二)
经过两天两夜的旅途,刘静回到了陕北老家。当她怀着着急不安的心情跨入家门时,面前的一切,使她惊呆了。此时,母亲正坐在房子中,愁眉不展地迎她归来呢!她急急地问: 妈,这是怎么回事? 母亲苦苦地说: 先放好行李,吃好饭,妈再匆匆地和你谈。
不!你先阐明白! 刘静心急似火地追问。
好好,妈说,妈妈说! 母亲见刘静急得不成样子,只好直说了: 妈给你找个对象,有意叫你回来相见!
刘静一听就火上心头,她用叱责的口吻说: 妈,你知道毕业降临,要加入毕业考试呢!
你们见见面,住几天就走嘛!
妈,你知道这是个什么时候?哪有时间找对象!
妈也知道你的时间紧,我也是无可奈何,叫你回来的啊!
不!我要立刻回学校! 说着,刘静提起行李,火冒三丈地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母亲看到这情景,急急地站起来走上前去,抢走了刘静的行李,将其硬硬地拉回来。
可是,她那是刘静的对手,刘静把她的行李,重新从母亲的手中抢回来,转身就往外走去。
眼看女儿真的要走,刘母心急地马上跪在地上,大哭起来哀求挽留。
刘静见到母亲跪在地上哭起来,她心肠一下子软了下来。心里想着,既然回来了,就看情形再走吧!于是,她提着行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晚餐开端了,桌旁围坐着父母,还有十岁的弟弟。大家都不说话,刘静心不舒服地吃着,刘母启齿说话了。
静静,不瞒你说,你所上大学的钱,都是妈向玉祥村李老板借的,共有三万多元。前几天,李老板登门逼债,恶狠狠地说:没钱还债就用女儿顶。旧社会的 杨白劳 也是用 白毛女 去顶债。对李老板的逼债,咱们家贫,一下子也还不了这笔债,为了不荒废你的学业,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才被迫撤谎写信叫你回来,与他的儿子李小军成婚,了结这笔债权呢! 说到这里,她痛苦地流下了眼泪。
这时,刘静的父亲愁眉不展,只顾仰头吃饭,一言不发。他的眼睛涨得红红的,心里好像千百支针在刺的一样好受。
刘父是一位虔诚老实的陕北农民。他从浮现这个世界上的那天起,他就素来不做过亏心的事情。说实在                  未审,这个时候,他的心也切实是难熬难过的。如果女儿不乐意跟李老板的儿子李小军结婚,自己到什么时候才华还清这笔债呢?这贫苦的陕北山沟,对于三万多元来说,是多么大的数字呢!可是,如果硬迫女儿结婚,这明明是在害女儿呢!女儿是大学生,见多识广,还想回到这个穷山沟里受苦受累吗?但是,改革开放,走 特色 社会,鼓励少数人先富,而这些人钻了国家政策空子,大发横财致富。而后,他们利用这些横财,向穷苦农夫大放高利贷。啊!欠债还债,本是当然的事。可是,照这样的 特色 社会走下去,富人越富,穷人越穷,叫我们这些清苦农夫是如何过呢?为了女儿上大学,自从欠了李老板这笔债务后,李老板每隔三日五天就来登门逼债,闹得这个家庭,终日都没有个安定日子。现在,李老板威胁说,没钱要人。想起来,他的心像哑巴吃黄连。
父亲是一个老实善良的人。他的心刘静是理解的。她知道父亲正在左右难堪,把痛苦的心情,深深地埋在心底深处。几十年的日日夜夜,他是从来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的。他终生勤恳节俭,艰艰巨苦地生活。人常言,黄土高原人会喝酒,一醉方休。可是,父亲活在世上几十年,连一滴酒都不沾;也有人说,黄土高原人烟不离嘴,可是,父亲为支持女儿上大学,前几年却咬紧牙关把烟戒了。如今,刘静看着父亲那为难的心情,看着父亲那张脸黄饥瘦的面孔,心酸起来,面对这一情景,她只好默认了。
今夜,刘静翻来复去总睡不着,她想起恋人吴星临走时嘱咐, 如果妈妈的病情有好转,就赶紧回来参加考试 的话,心里觉得相当的难受。这明明是在欺骗一位善良人的感情,如果他知道不是这回事,对他的心灵打击是如许严格啊!怎么办?如果明天将来不去与李小军相见,那李老板又要上门来威迫,闹得人心慌慌,家不安宁 夜深了,她昏昏迷迷、迷迷昏昏地合上了眼睛。
第二天凌晨,在母亲的陪伴下,她们踏上了通往县城的路。
她们来到县城刘志丹公园时,李小军早已等待在那里了。他矮小而胖实的身材,细细的眉毛,身上穿着一套不太合身的西装。当刘静母女来到时,他那圆圆发亮的眼睛露出有点不安的感到。
他们相见后,刘静的母亲就悄悄地躲开了。刘静和李小军一起坐在九里香旁的一块石板上。
你就叫刘 静? 李小军首先断断续续地问。
是的! 刘静漫不经心地回答。然后,她抬开端来看了李小军一眼,反诘说: 你到外面打了几年工?
打了三年工仔!
这次你是请假回来探亲吗?
是的,是我爸叫我回来结婚的!
结婚?与谁结婚?
跟你结婚!
是谁跟你说的?
我爸写信说,是你爸妈与我爸妈双方定了的。
在谈话中,刘静觉得这个人倒还诚实,有啥说啥。她接着问: 不谈恋爱就结婚,哪有这回事呢?
不怕,我爸爸说,这个特色时代,都是先结婚后恋爱的。
刘静看到李小军什么事都是按爸爸说,脑袋傻乎乎的,与自己基础不是一个品位,不是自己所喜好的人。对此,她有点气愤地说: 我直告知你,我已经有了对象。对咱们的事,等到我大学毕业后,有机会再斟酌吧! 说着,她站破起来整了整衣服,就走开了。这时,李小军见她要走,急忙站立起来拉住她的手说: 咱们还没有真正谈爱,你就要走啦?
李小军看着她那修长而又饱满的身影,留恋地大声喊叫: 那我就等你大学毕业吧!
刘静在家待了三天,就急急忙忙地跑回学校去了。
(三)
刘静返校后,这天晚上,马上邀请吴星来到校外的交通亭下约会。人常言,初恋,三天不见情似火。他们一会见,就拥抱在一起。这炽热的感情像火焰一样的热烈。
静,妈妈病好了吗? 吴星从拥抱中摆脱出来问。
好,好多了! 说着,她突然哭了!
是身材不舒服吗? 吴星马上不明白地问。
不! 她痛苦悲伤地回答。
是人家欺辱你吗? 吴星紧接着问。
不!是想你! 说着,她又哭了。
好,想我,我不是来了吗!别哭了,我不会分开你的! 吴星小声地安慰着。
她听到吴星这样的安慰,心里以为更加难受难过。她埋怨自己不该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他。
这时,刘静的哭泣缓缓地安静下来。她伏在吴星的胸前想着,作为一位自己真可恶的人,对恋情的瞒哄,就是对爱情最大的不忠。现在,将家里所发生的事情,讲给他知道还来得及,信任他会谅解,如果让事情发生后再说,那就来不迭了。想着想着,她徐徐抬开始来,睁开那泪水满面的眼睛,久久地望着他说: 吴星,我对你说,请你不要负气,好吗?
好,有事你就说吧,我会体谅你的。因为我深深的懂得你! 吴星安慰说。
好,我说! 说着,吴星把回家所产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给吴星说了。
听完刘静的诉说,吴星的耳朵 嗡嗡 地作响,眼睛突然间昏暗了一下,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刘静看到他不说话,心里害怕极了!急忙把他牢牢地抱在胸怀前,痛苦地叫: 吴星,吴星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星在朦胧中模糊听到,一声声痛苦的哭泣声,他用手模了模面前的衣裳,她的泪水把他的衣服,湿透得似雨水淋过的一样。
吴星,我知道对不起你。毕业后,我随着你到广东去! 她又悲痛地安慰着他。
在昏暗的路灯底下,吴星朦朦胧胧地看见刘静哭肿了眼睛,他的眼泪也流滴不停。不知道是什么货色,好似把自己的喉咙卡住了,想说话又说不出来。于是,他只好挽着她,一步一步地返回宿舍去。
第二天,吴星带着心灵上的创伤上课去。可是,老师在课堂上讲的货色,他的脑筋里老是听不进去,老是浮现出昨晚那悲伤的局面,浮现出刘静那哭肿了的眼睛。不行,离毕业考试,仅有一个多星期时间了,照这样下去,毕业考试就要落空的。晚上,他找来刘静对她说: 为了迎接毕业考试,咱们的事暂搁一边。考试结束,咱们一起去广东!
从那天晚上起,他们强压下心头上的悲伤,一个星期不会晤。尽管口上说不惦记,安心复习功课,可是,在他的脑海里,每时每刻都显现着她的形影,心里老是想着她呢!
七月七日,毕业考试结束了。尽管考试不太空想,但是,他们各科成绩都合格,顺利地通过了毕业测验。毕业了,从明天起,他们就要停止四年的大学生生活,踏上新的工作岗位,去迎接新的生活。想起来,心里万分激动。
吴星和刘静在学校,统一登记购置了七月九日往广州的火车票。这样,再过一天,他们俩就要离开这共同学习生活四年之久的西北大学,登上南下的列车,走向新生活了。
七月八日清晨,吴星和刘静愉快地来到西安市最热闹繁华的南大巷,这是他们俩最后一次逛游西安古城了。他们打算购买了一些毕业留念品,赠送给同窗作毕业留念。
在西安生涯了多少年,素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自由自在地逛街。今日,心情无比喜悦,挤出机控温机,他们登上古城南大门照了一张合影照片后,激昂的心情不约而同地喊出: 再见吧!西安古城!再见吧!我们曾经学习生活过四年的西北大学!咱们明天就要踏上南下的列车,走向新生活了。今天,我们特向你告别。再见!
从南大门走下来后,他们来到西安市最大的百货商场,吴星为刘静选购了一条漂亮的连衣裙,作为大学生时代结束的纪念。
接着,他们手拉着手,乐不可支地来到兴庆公园,在往日订婚的地方,请摄影师为他们拍了一张订婚照片。

再说,在陕北老家,当刘静返回学校的第二天,李小军的父亲李雄师来到刘静家,找到了刘母,把刘静在学校有对象的事,一五一十告诉给刘母。刘母装出不知道的样子,只是悄悄地听。李大军告诉刘母,等刘静考结束业试后,开车去学校,立刻把她接回来。
这天,李大军打听到学校七月七日考完试,八日放暑假的消息,于是,他即时找到了刘母,再次威迫她写信,以刘父病重住院为名义,叫刘静速回。并决定由李小军开一辆车,在八日中午前,赶到学校接刘静回来。
这天中午,吴星、刘静抱着一大堆毕业留念品,回到学校宿舍门口时,李小军从车里走出来,含笑地向他们俩迎面走过来。
静静!你妈妈交给你一封信! 说着,李小军将信交给刘静。
刘静知道灾难又来了,脸带怒气地责问: 什么事,就直说吧!
是你爸爸病重,你母亲叫我顺车来接你回去! 李小军有点心虚地回答。
刘静想到第一次与他接触时,感到别人倒还老实,就将信将疑的严正地问: 是真的吗? 说着,便顺手接过他带来的信。
信中是这样写:
悄悄,你爸爸病重,他常常在昏迷中叫着你的名字,想着你。在去留之际,望能见上你一面。这是真话,妈妈再也不会骗你了。求求你 现托李小军顺车到学校接你回来!急归!
妈妈:刘氏
即日
刘静看完这封信,她那颗善良的心又软了下来,眼泪又充满眼眶,她强忍着悲痛的泪水,转身跑上了三楼的宿舍。
吴星随后跟上她的宿舍,看见她双手正蒙着头在痛哭。啊!她的运气太苦了!一桩紧接着一桩灾祸,一直地来临在她的头上,几乎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
吴星走近她的身边安慰说: 静,如果是父亲病重的话,你还是要回去探访。咱们还年轻,后会有期! 说着,他的眼泪也流了出来。几十年了,农民的子女还要借债上学,这日子叫农夫如何过呢!他心里想着,此次刘静回去是凶多吉少。有这样脆弱无奈的父母,有这样凶恶的放债财主,有这样 特色 的时期,她是逃脱不掉魔爪的。这一别,可能一切都变成梦了。
人常言,自古多情伤离别。告别的痛苦袭击,止不住心中的悲痛,他们俩禁不住地哭了一场。
这时,李小军从楼下走了上来,他见到这俩位大学生在抱头痛哭,感情难分难舍,便动情地说: 谁叫你家向我家借债。我父亲说,没钱还就要人还。旧社会 白毛女 也是这样顶债的。静静,回去后,如果不乐意与我结婚的话,那我们就不结。我知道,你是大学生,我配不上你。但是,你爸病重住院,一定要回去看。 说着,他像一位犯人一样,静静地站立在门口。
已是正午一点了。吴星从床上拉起刘静,拿出手帕再次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然后,替她整理好行李,一步一步地走下楼去。
吴星送一程又一程,始终送到校外的交通亭下,才结束了脚步。此时,两对含情脉脉的眼睛,久久地注视着,舍不得离去。在这将告别的时刻,刘静再次走到吴星的面前,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放声痛哭。她一边哭一边说: 都是我害了你,都是我害了你! 刘静的眼泪,再次将他的衣服淋湿,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叭叭 车来了,等不耐烦的李小军,按了两下汽车喇叭,把他们从感情的泥坑中拉上来。刘静一边流泪,一边擦着吴星的泪水安慰说: 咱们相逢无情走有情。我走后,请你不要伤心,我会回来的 说着,回身登上了李小军北去的车。
吴星呆呆地凝望着远去的汽车!
走了!她走了!
既带走了他那柔柔的喜悦,
又带走了他那幽幽的惆怅
(四)
刘静怀着高下不定的心情与李小军回到家。刚一入屋就问起母亲说: 妈,爸爸的病情怎么样啦? 母亲见到刘静归来,心乱如麻地迎上去说: 今天,一早就下地去了。 刘静一听,又知道上当受骗了。面对这一圈套,本来,这次刘静准备与母亲大闹一场,可是,此刻,面对这位自己的母亲,心肠又软下来。刘静考虑到,这用心良苦的骗局,也是出于生活所迫呢!三万多元的债务,对一位长期处于贫困状况的山沟农民来说,确实是天大的数字,像这样的债务,人家又强迫要马上还清欠债,这个时候,她只好无奈地,遵从这一无情的骗局。想到此,她把怒火悄悄地埋在心里。只怨自己的命苦啊!
人的福气,犹如大海中的一条航船,如果遇上逆风行船,是要耗尽无限的代价与精力,弄不好还有翻船的危险。刘静回家后,到处找工作,上求县人事局,下求工厂企业、学校,都没有着落。凡登门求工的单位,都给予她一张凉飕飕的面孔。这天,她再三来到县人事局,接待她的是一位张干事。
张干事,我今年七月份,从西大中文糸毕业,是否有工作安排? 说着,她递上毕业证书。
改革开放了,大学毕业生不安排工作了,自谋前程! 说着,张干事故意翻了翻案上的档案资料。
咱们县不是常常感叹人才缺乏吗? 刘静哀求地说。
你踫不上好福分,这多少年来,良多企业连工资都发不出去,还需要人吗?即使是上级硬指标安排下来的人才,也不知道往哪里安排呢! 张干事也有苦哀地说。
看来,这位张干事谈话没有商量余地了,她怀着最后的一线渴望,找到了人事局潘副局长。然而,这位副局长摆着官架子,仿佛有满腹牢骚无处发泄一样对她说: 大学本科生,算什么?当初的硕士、博士生,遍地都是!
这样说,是人才多了? 刘静不解地问。
当初是 特色 社会,有钱(权)就有硕士、博士!这社会,打扫厕所都轮不到你本科啊! 潘副局长傲气地说。
潘副局长这更冰冷的语言,再次刺痛着刘静的心,她只好拖着沉重的步子,跨出县人事局大门。
当刘静往外走去时,潘局看到这位年青美貌的大学生真要走,突然间,他的心就隐隐发痒起来。于是,他匆仓促跑到门外叫住了她。刘静返回到办公室后,他眼仔迷迷的对刘静说: 也并不是没有路可走,看你愿意不违心走?
什么路? 刘静奇怪地问。
下战书六点,你到陕北酒店,再告诉你! 说完,潘局就开会去了。
为了可能找到工作,下午六点正,刘静准时来到陕北酒店。这时,潘局已等待在那里。他带刘静来到一间包厢里,当刘静一跨入包厢,发现内面已备好一桌酒菜,她感到无比跷蹊。不外,为了工作问题,她只好鼓起勇气,在潘局对面坐下来。
这时,潘局斟了一杯54度的贵州茅台酒,给刘静递从前。然后,他自己也端起一杯酒说: 刘小姐,为你的工作,干杯!
刘静人生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局势,与局长干杯,心里高兴又害怕,不知道如何是好?为了工作,只好随着应付了。于是,在潘局的勾引下,她连续干了两杯,渐渐地,头开端昏起来了。
潘局看到刘小姐昏沉沉了,他端起第三杯酒,走近刘小姐的身边说: 只有你听话,刘小姐的工作,包在我身上!
刘静在朦朦胧胧动听到潘局这么说,心里又掁奋起来。她一句话也不说,举杯就喝。当刘小姐喝完第三杯酒后,她就把头伏到桌子上。这时,潘局看到机遇已到,立刻走上去抱住刘小姐,急急着手解开刘小姐的裤子
在昏迷迷之中,刘静觉察自己的裤子被人解开,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她马上清醒过来,使劲推开潘局。可是,潘局就是勤着不走,好像粘贴上她的身上似的,用手乱抓着她的乳房。此刻,刘静忍受不了这种耻辱,重重的给了潘局一个巴掌,然后,指着潘局的脸大骂: 流氓!流氓!
这时,潘局看到刘静不给体面,就狠狠的要挟说: 连裤子也舍不得脱的人,能找到工作吗!
刘静看到潘局这么说,就更加愤慨地说: 你们这些局长,没有一个是好的! 说着,她连头也不回地走出包厢。
潘局望着刘小姐走出去的背影,像泼妇一样,火冒三丈地骂道: 你算什么?与老子上床的,你又不是第一个。求我安排工作的,有那个不与我上床。告诉你,不与我上床,你就别想在我的地盘当老师。
回到家,刘静心烦意乱。四年本科毕业生,家里又花费了这么多钱,负债累累,难道是为了买这张空文凭吗?第二天,她一人重新回到四年前,当过民办先生的村办小学求情,恳求恢复老师的工作。可是,小学老师位子全部满额了。她考取大学后,那民办老师位置,已经被一位高中生接替了。走时,校长不露声色的告诉她: 现在的事情,你说满就满,你说不满也行。看说你的表现啦!
失望,完全失望了!大学毕业反而丢掉了饭碗,她后悔了
从此,她每天都带着没精打采的心情,与爸爸下田劳动。晚饭后,她就早早地躲进了被窝。
城市的夜晚,是枯燥无味的。特别是地处于远离城市的陕北偏僻山沟,更显得阴沉可怕。过惯了四年大学生丰富多彩生活的刘静,一下子重返回到这样的环境中生活,真是度日如年啊!想起来,心里总有说不出的苦涩。
在这难受的日子里,她差不久夜夜都梦到,与吴星在那交通亭前的别情。是的!她爱吴星,爱得是深的。说着实,她的心,已被吴星带走。此时此刻,她是多么盼望着重逢的日子呢!
一个夜晚,她做了一个美梦,梦见吴星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从广东来到陕北山沟找她,他们俩一起来到西安阿里山歌舞厅,她依偎着他,跟着抒情的舞曲,一边起舞,一边谈着那离别的忧情
再过两个月,一年一度的春节又要来了!
这天中午,李大军衣着一套黑色的绸缎衣服,头上戴着一顶白色大礼帽,右手撑着一支灰油油的手杖,脚上穿着一双擦得发光的皮鞋,与一位随从,活像海南岛的 南霸天 ,皮笑肉不笑的来到刘家,找到了刘母,胸有成竹地说: 四年了,欠债也该奉还了!
能不能再推迟一年呢? 刘母双手合一,一边拜一边求情。
不行! 李老板口气强硬地说。
目前,地里庄稼连年失收,家里生活艰难,今年的红枣又销不出去!再过几天,我们连玉米都吃不上了。 刘母含着眼泪说。
李大军看到刘母怨气连天,他就走到厨房里,用手杖远远的挑起大小锅盖看了看,发明刘家的大锅已生了锈,空洞洞的,只有小土锅里,煮着几个不成熟的玉米。这时,他环视了一下刘家这破旧不堪的土坯屋子,傲慢地说, 你们常常骂我,钻改革开放空子,贩毒发横财。如果我不贩毒,就像你们一样,穷光蛋!现在,有钱就有所有 想到此,于是,进一步威胁说: 超期不还清欠债,按10%月息计算。
10%月息,一个月就是三千多元,怎能累赘得起呢?刘母苦苦的哀求说: 这样高的利息,简直是要我们的命。咱家更负担不起呢!
既不偿还欠债,又不想包袱高成本,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啊! 李大军说完,用那一双鼠眼瞟了一下刘静的房间。
刘母看到李大军瞟了刘静的房间,心里明白了半截。本来,李大军今天到来,醉翁之意不在于酒。他今日登门逼债,是想在春节前,娶刘静过门当媳妇。此时,刘母没有别条路可走了,只好忍住巨大的痛楚,勉强装出笑容地说: 既然,李老板这样器重我女儿,那你就择个日子吧!
李大军见到刘母允许了,并叫 择日 ,心里暗暗高兴起来,他笑咪咪地说: 咱们成了亲家,这笔帐就免了吧! 说着,他交代了一些事件,就分辨了。
半个月从前了,李大军叫媒人往刘家送来了成亲择日的日子,定于农历十二月二十二日。
刘母收到了成亲择日的日子后,心里又害怕又弛缓。这天晚上,全家五口人围坐在一起吃晚饭,刘静仍然像昔日一样默默地抬头吃。这时,坐在刘静对面的母亲开口了。
今天,李老板派媒人送来了择日成亲的红贴,定于农历十二月二十二日 刚说到这里,刘静就打断了她的话: 妈,现在我还没有找到工作,不想结婚。
妈也不想你嫁给他。可是,人家逼债如逼命,怎么办呢?。
我是大学生,是四年的本科生,你懂吗?
什么叫本科生,妈不懂,女人命苦啊!
妈,我已经有了对象,在学校就订下了毕生。
悄悄,那有父母不疼爱自己的的女儿呢!说心里话,妈也不愿意,你嫁到李家呢!啊,不嫁又有什么办法呢?
在刘静苦苦的哀求下,刘母不谈话了 刘静一气之下,丢下饭碗就往房间奔去了。她连鞋也不脱掉,躺倒在床上,抱起棉被就 呜呜 地痛哭起来。这时,她的父亲刘道正,来到她的床边坐下来,安慰地说: 静静,爸爸懂得你的心情,嫁给李家的事,都是李老板上门强迫的。如果你真想着南方那位友人的话,再与你妈说说,而后,找你那位南方的朋友去,好吗?不要哭了!你哭起来,爸爸也好好受呢!
刘静听爸爸这么一说,哭声促地停下来。可是,她回想起这几个月来,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爱情又一直在折磨,想起来,活在世上又有何意思呢! 赞
(散文编辑: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制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管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个别人都不敢欺侮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领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導讀】描寫瞭一對大學畢業生,在畢業前夕訂立終身。畢業後,出生於陜北的女大學生劉靜,找不到工作,畢業就失業。由於財主逼債迫婚,生活所迫,她隻好奔廣東尋找大學的戀人吳星,從而演出瞭一曲淚灑珠江的愛情悲劇
(一)
從那晚起,她的形象時常浮現在吳星的腦海裡。她,身体苗條、豐滿,身高一米六五,戴著一副近視眼鏡,缄默、文靜,同學們都愛叫她為 老共產黨員 。
過後,她一有空,就來到吳星的宿舍聊天。時間久瞭,他們相互瞭解,她說的話也漸漸多起來。她寫的字英俊,吳星经常叫她幫助代抄稿件。她還炒得一手好菜,每當日曜日,吳星的男宿舍裡三、四的人,一齊到街上,買回一些牛肉、豆腐,一起加菜。
她,雖然性情沉默、文靜,但是,她內心的感情是很豐富的。說真的,吳星男宿舍幾個人沒有不喜歡她的。
生活,是感情的源泉。由於他們經常在一起,他與她之間產生起一種预料不到的感情。每次,每當他和同學說一些過分的玩笑話時,她就給吳星投來一雙,既嚴肅又含情脈脈的責備眼光;有時,吳星的衣服臟瞭掛在墻上,她乘人不備悄悄拿走洗凈,曬幹後重新疊好,又偷偷地壓在他的枕頭底下
第二年,他們真的相愛瞭!
他們第一次約會,說上悄悄話是在歌舞廳。這天晚上,他們一邊舞蹈,一邊傾吐自己的心中机密。盡管他們首次所跳的舞步,不是太協調,但是,他們兩顆熱烘烘的心,卻貼得很近很近瞭。
你,盡管年齡大一點,然而,心好、善良,有事業心、會體貼人,從那晚起,我的心就被你帶走瞭! 她溫柔地說。
是的,從那晚起,我也被你的情感所感動。你勤勞、樸實、美麗,使我暗暗地愛上瞭你。 吳星喜悅地回答。
今晚,吳星翻來復去總睡不著。說實在的,對她的愛,吳星既願意接受,又不大願意接收,心裡很是抵触。她人長得苗條、沉默、文靜、樸實、豐滿,恰是吳星夢中公主。可是,一位生長在陜北的姑娘,能千裡迢迢到南方去嗎?何況,從吃住到環境氣候等,各方面條件都不適應,她能頂得住嗎?
興慶公園的凌晨,風和霧薄,他們第二次相約來到這裡遊園。這裡,風景宜人,一棵棵柳樹隨著東南風的吹拂,渐渐地搖動著;湖中,一艘艘遊艇滿載著遊客,由西向東馳去;湖畔兩岸,一對對情侶在柳樹底下呢喃。
今天,她打份得分外美丽。他們倆手拉著手在湖畔散步。
南方的柳樹,美嗎? 她輕輕地問。
我們廣東很少有柳樹! 吳星不在意地回答。
大學畢業後,我到南方去,準備幹什麼工作呢? 她望著吳星的問。
當公關小姐,好嗎?公關小姐收入高。 吳星回答。
我不願當公關小姐,我要當檢察官! 她撒嬌地說。

公園的早晨是很美的。他們倆坐在湖畔的椅子上,她頭伏在他的肩上,用手托著他的下腮,小聲細氣地問: 你愛我嗎? 愛! 吳星很确定地回答。
她聽到吳星這樣果斷地回答,心裡感到很滿意。她用那含情滴滴的眼睛瞟瞭他一眼,漸漸地倒進他的懷裡。
這時,吳星也顧不上旁邊的遊客,托起她的臉孔,給瞭她一個甜甜的熱吻
時間不早瞭,吳星把她從懷中抱起來,然後,從左手指上摘下,自己戴的吉利金戒指,將它戴到劉靜的左手指上。
從今天起,咱們就訂下瞭終身! 吳星激動地說。
她望著這金光閃閃的戒指,激動萬分,仰起那充滿熱淚的眼睛,深情地望著吳星, 嗯嗯 地點瞭點頭。
再過一個月時間,他們就要從独特學習生活四年的西北大學中文糸畢業瞭。目前,他們都要全神貫註地投入復習功課,準備迎接畢業考試。
一天中午,劉靜慌慌張張地來到吳星的宿舍,拿出一份電報遞給他。電報內容是: 媽病重,急回。
吳星看著電報,心中像十七八個吊桶相撞。他覺得這是一個吉祥的預兆。目前,臨近畢業,復習功課那麼緊張,正好踫上媽媽病重,不回去探望她白叟傢,那就是女兒不孝;回去探望就會影響畢業考試,何況,她的畢業論文尚未实现。他拿著這份電報在房間中來回走動著。這時,劉靜急得要哭瞭,沖著他說: 怎麼辦?快說啊! 此刻,吳星考慮到,如果這次母親病重,急招女兒回去是最後一面的話,這是緊要的大事。如果去遲瞭,見不上母親一面,那後悔莫及瞭。
走,明天就走。假如媽媽的病情有好轉的話,馬上趕回來參加畢業考試。 吳星果斷地說。
嗯! 她就返回宿舍購買車票去瞭。
嗯 字,代表著她無限的感情,也代表著她對吳星無限的信赖。他註意到,每當激動時或者是悲痛時,她都愛用 嗯 來表達。
第二天早晨,老天爺下起蒙蒙的細雨,在從西大通往西安汽車站的小道上,他們倆默默地走著,心裡顯得异样沉重。說真的,這個時候,他是多麼不願意她離去呀!這不僅僅是感情上舍不得,更主要的是畢業考試呢!錯失過這個機會,那也是後悔莫及的事。啊!他抱怨老天爺,在這個關鍵時刻,偏偏在她的頭上,降臨這無情的災難。
雨,越下越大。他們倆打著一把雨傘,兩顆相戀的心貼得更緊瞭,好像從此都分不開似的。
下雨,車窗口沒有打開,車就要開動瞭,這時,吳星含著淚水,舉起手向著劉靜大聲說: 媽媽病情好轉,就趕快回來啊! 此刻,劉靜在汽車窗口內也舉著手回答。雨聲大,他聽不到劉靜在說什麼!可是,隨著汽車的渐渐開動,他隱約地看到,劉靜的淚水猶如窗外的雨珠一樣流浪不停
(二)
經過兩天兩夜的旅途,劉靜回到瞭陜北老傢。當她懷著焦慮不安的心情跨入傢門時,眼前的一切,使她驚呆瞭。此時,母親正坐在房子中,愁眉苦臉地迎她歸來呢!她急急地問: 媽,這是怎麼回事? 母親苦苦地說: 先放好行李,吃好飯,媽再缓缓地和你談。
不!你先說清楚! 劉靜心急似火地追問。
好好,媽說,媽媽說! 母親見劉靜急得不成樣子,隻好直說瞭: 媽給你找個對象,有意叫你回來相見!
劉靜一聽就火上心頭,她用責備的口氣說: 媽,你知道畢業來臨,要參加畢業考試呢!
你們見見面,住幾天就走嘛!
媽,你知道這是個什麼時候?哪有時間找對象!
媽也知道你的時間緊,我也是自发被迫,叫你回來的啊!
不!我要馬上回學校! 說著,劉靜提起行李,怒氣沖沖地轉身就往門外走去。
母親看到這情景,急急地站起來走上前去,搶走瞭劉靜的行李,將其硬硬地拉回來。
可是,她那是劉靜的對手,劉靜把她的行李,重新從母親的手中搶回來,轉身就往外走去。
眼看女兒真的要走,劉母心急地馬上跪在地上,大哭起來哀求挽留。
劉靜見到母親跪在地上哭起來,她心腸一下子軟瞭下來。心裡想著,既然回來瞭,就看情況再走吧!於是,她提著行李回到瞭自己的房間。
晚餐開始瞭,桌旁圍坐著父母,還有十歲的弟弟。大傢都不說話,劉靜心不舒暢地吃著,劉母開口說話瞭。
靜靜,不瞞你說,你所上大學的錢,都是媽向玉祥村李老板借的,共有三萬多元。前幾天,李老板登門逼債,惡狠狠地說:沒錢還債就用女兒頂。舊社會的 楊白勞 也是用 白毛女 去頂債。對於李老板的逼債,咱們傢貧,一下子也還不瞭這筆債,為瞭不荒廢你的學業,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才被迫撤謊寫信叫你回來,與他的兒子李小軍成婚,瞭結這筆債務呢! 說到這裡,她痛苦地流下瞭眼淚。
這時,劉靜的父親愁眉不展,隻顧低頭吃飯,一言不發。他的眼睛漲得紅紅的,心裡似乎千百支針在刺的一樣難受。
劉父是一位忠诚老實的陜北農民。他從出現這個世界上的那天起,他就從來沒有做過虧心的事情。說實在,這個時候,他的心也實在是難受的。如果女兒不願意和李老板的兒子李小軍結婚,自己到什麼時候才能還清這筆債呢?這貧窮的陜北山溝,對於三萬多元來說,是多麼大的數字呢!可是,如果硬迫女兒結婚,這明明是在害女兒呢!女兒是大學生,見多識廣,還想回到這個窮山溝裡受苦受累嗎?但是,改革開放,走 特色 社會,鼓勵少數人先富,而這些人鉆瞭國傢政策空子,大發橫財致富。然後,他們应用這些橫財,向窮苦農民大放高利貸。啊!欠債還債,本是當然的事。可是,照這樣的 特色 社會走下去,富人越富,窮人越窮,叫我們這些貧困農民是如何過呢?為瞭女兒上大學,自從欠瞭李老板這筆債務後,李老板每隔三日五天就來登門逼債,鬧得這個傢庭,终日都沒有個安寧日子。現在,李老板威脅說,沒錢要人。想起來,他的心像啞巴吃黃連。
父親是一個老實仁慈的人。他的心劉靜是懂得的。她知道父親正在左右為難,把痛苦的心情,深深地埋在心底深處。幾十年的日昼夜夜,他是從來沒有過上一天好日子的。他毕生勤勞節儉,艱艱苦苦地生活。人常言,黃土高原人會饮酒,一醉方休。可是,父親活在世上幾十年,連一滴酒都不沾;也有人說,黃土高原人煙不離嘴,可是,父親為支撑女兒上大學,前幾年卻咬緊牙關把煙戒瞭。现在,劉靜看著父親那為難的心情,看著父親那張臉黃饑瘦的面孔,心酸起來,面對這一情景,她隻好默許瞭。
今夜,劉靜翻來復去總睡不著,她想起戀人吳星臨走時囑咐, 如果媽媽的病情有好轉,就趕快回來參加考試 的話,心裡觉得相當的難受。這明明是在欺騙一位善良人的感情,如果他知道不是這回事,對他的心靈打擊是多麼嚴重啊!怎麼辦?如果明天不去與李小軍相見,那李老板又要上門來威迫,鬧得人心慌慌,傢不安寧 夜深瞭,她昏昏迷迷、迷迷昏昏地合上瞭眼睛。
第二天凌晨,在母親的陪同下,她們踏上瞭通往縣城的路。
她們來到縣城劉志丹公園時,李小軍早已等候在那裡瞭。他矮小而胖實的身材,細細的眉毛,身上穿著一套不太合身的西裝。當劉靜母女來到時,他那圓圓發亮的眼睛露出有點不安的感覺。
他們相見後,劉靜的母親就静静地躲開瞭。劉靜和李小軍一起坐在九裡香旁的一塊石板上。
你就叫劉 靜? 李小軍首先斷斷續續地問。
是的! 劉靜漫不經心地回答。然後,她抬起頭來看瞭李小軍一眼,反問說: 你到外面打瞭幾年工?
打瞭三年工仔!
這次你是請假回來探親嗎?
是的,是我爸叫我回來結婚的!
結婚?與誰結婚?
跟你結婚!
是誰跟你說的?
我爸寫信說,是你爸媽與我爸媽雙方定瞭的。
在談話中,劉靜覺得這個人倒還老實,有啥說啥。她接著問: 不談戀愛就結婚,哪有這回事呢?
不怕,我爸爸說,這個特色時代,都是先結婚後戀愛的。
劉靜看到李小軍什麼事都是按爸爸說,腦袋傻乎乎的,與自己基本不是一個檔次,不是自己所喜歡的人。對此,她有點氣憤地說: 我直告訴你,我已經有瞭對象。對咱們的事,等到我大學畢業後,有機會再考慮吧! 說著,她站立起來整瞭整衣服,就走開瞭。這時,李小軍見她要走,急忙站破起來拉住她的手說: 咱們還沒有真正談愛,你就要走啦?
李小軍看著她那苗條而又豐滿的身影,留戀地大聲喊叫: 那我就等你大學畢業吧!
劉靜在傢待瞭三天,就急匆忙忙地跑回學校去瞭。
(三)
劉靜返校後,這天晚上,即时約請吳星來到校外的交通亭下約會。人常言,初戀,三天不見情似火。他們一見面,就擁抱在一起。這熾熱的感情像火焰一樣的熱烈。
靜,媽媽病好瞭嗎? 吳星從擁抱中擺脫出來問。
好,导热油加热器,好多瞭! 說著,她突然哭瞭!
是身體不舒畅嗎? 吳星馬上不明确地問。
不! 她苦楚地答复。
是人傢欺辱你嗎? 吳星緊接著問。
不!是想你! 說著,她又哭瞭。
好,想我,我不是來瞭嗎!別哭瞭,我不會離開你的! 吳星小聲地安慰著。
她聽到吳星這樣的安慰,心裡覺得更加難受。她埋怨自己不該一次又一次的欺騙他。
這時,劉靜的呜咽慢慢地安靜下來。她伏在吳星的胸前想著,作為一位本人真心愛的人,對愛情的隱瞞,就是對愛情最大的不忠。現在,將傢裡所發生的事情,講給他知道還來得及,信任他會原諒,如果讓事情發生後再說,那就來不迭瞭。想著想著,她漸漸抬起頭來,睜開那淚水滿面的眼睛,久久地望著他說: 吳星,我對你說,請你不要生氣,好嗎?
好,有事你就說吧,我會原諒你的。因為我深深的瞭解你! 吳星抚慰說。
好,我說! 說著,吳星把回傢所發生的事情,原原来本地給吳星說瞭。
聽完劉靜的訴說,吳星的耳朵 嗡嗡 地作響,眼睛忽然間阴暗瞭一下,久久都說不出話來。
劉靜看到他不說話,心裡畏惧極瞭!急忙把他緊緊地抱在胸懷前,痛苦地叫: 吳星,吳星
不知道過瞭多久,吳星在朦朧中隱約聽到,一聲聲痛苦的哭泣聲,他用手模瞭模面前的衣裳,她的淚水把他的衣服,濕透得似雨水淋過的一樣。
吳星,我晓得對不起你。畢業後,我跟著你到廣東去! 她又悲痛地安慰著他。
在昏暗的路燈底下,吳星模摸糊糊地看見劉靜哭腫瞭眼睛,他的眼淚也流滴不停。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好似把自己的喉嚨卡住瞭,想說話又說不出來。於是,他隻好挽著她,一步一步地返回宿舍去。
第二天,吳星帶著心靈上的創傷上課去。可是,老師在課堂上講的東西,他的腦子裡總是聽不進去,老是浮現出昨晚那悲傷的場面,浮現出劉靜那哭腫瞭的眼睛。不行,離畢業考試,僅有一個多星期時間瞭,照這樣下去,畢業考試就要落空的。晚上,他找來劉靜對她說: 為瞭迎接畢業考試,咱們的事暫擱一邊。考試完畢,咱們一起去廣東!
從那天晚上起,他們強壓下心頭上的悲傷,一個礼拜不見面。盡管口上說不惦念,安心復習功課,可是,在他的腦海裡,每時每刻都浮現著她的形影,心裡总是想著她呢!
七月七日,畢業考試結束瞭。盡管考試不太幻想,但是,他們各科成績都及格,順利地通過瞭畢業考試。畢業瞭,從来日起,他們就要結束四年的大學生生活,踏上新的工作崗位,去迎接新的生活。想起來,心裡萬分激動。
吳星和劉靜在學校,統一登記購買瞭七月九日往廣州的火車票。這樣,再過一天,他們倆就要離開這共同學習生涯四年之久的西北大學,登上南下的列車,走向新生活瞭。
七月八日早晨,吳星跟劉靜高興地來到西安市最熱鬧繁華的南大巷,這是他們倆最後一次逛遊西安古城瞭。他們盘算購買瞭一些畢業紀念品,贈送給同學作畢業留念。
在西安生活瞭幾年,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逍遥自由地逛街。今日,心情非常喜悅,他們登上古城南大門照瞭一張合影照片後,激動的心情不約而同地喊出: 再見吧!西安古城!再見吧!我們曾經學習生活過四年的西北大學!我們明天就要踏上南下的列車,走向新生活瞭。今天,我們特向你告別。再見!
從南大門走下來後,他們來到西安市最大的百貨商場,吳星為劉靜選購瞭一條漂亮的連衣裙,作為大學生時代結束的纪念。
接著,他們手拉著手,興高采烈地來到興慶公園,在往日訂婚的处所,請攝影師為他們拍瞭一張訂婚照片。

再說,在陜北老傢,當劉靜返回學校的第二天,李小軍的父親李大軍來到劉靜傢,找到瞭劉母,把劉靜在學校有對象的事,如数家珍告訴給劉母。劉母裝出不知道的樣子,隻是靜靜地聽。李大軍告訴劉母,等劉靜考完畢業試後,開車去學校,馬上把她接回來。
這天,李大軍打聽到學校七月七日考完試,八日放暑假的新闻,於是,他立即找到瞭劉母,再次威迫她寫信,以劉父病重住院為名義,叫劉靜速回。並決定由李小軍開一輛車,在八日中午前,趕到學校接劉靜回來。
這天中午,吳星、劉靜抱著一大堆畢業紀念品,回到學校宿舍門口時,李小軍從車裡走出來,含笑地向他們倆迎面走過來。
靜靜!你媽媽交給你一封信! 說著,李小軍將信交給劉靜。
劉靜知道災難又來瞭,臉帶怒氣地責問: 什麼事,就直說吧!
是你爸爸病重,你母親叫我順車來接你回去! 李小軍有點心虛地回答。
劉靜想到第一次與他接觸時,覺得别人倒還老實,就将信将疑的嚴肅地問: 是真的嗎? 說著,便順手接過他帶來的信。
信中是這樣寫:
靜靜,你爸爸病重,他常常在昏迷中叫著你的名字,想著你。在去留之際,望能見上你一面。這是真話,媽媽再也不會騙你瞭。求求你 現托李小軍順車到學校接你回來!急歸!
媽媽:劉氏
即日
劉靜看完這封信,她那顆善良的心又軟瞭下來,眼淚又充滿眼眶,她強忍著悲痛的淚水,轉身跑上瞭三樓的宿舍。
吳星隨後跟上她的宿舍,看見她雙手正蒙著頭在痛哭。啊!她的命運太苦瞭!一樁緊接著一樁災難,不斷地降臨在她的頭上,簡直把她壓得喘不過氣來。
吳星走近她的身邊安慰說: 靜,如果是父親病重的話,你還是要回去看望。我們還年輕,後會有期! 說著,他的眼淚也流瞭出來。幾十年瞭,農民的子女還要借債上學,這日子叫農民如何過呢!他心裡想著,此次劉靜回去是兇多吉少。有這樣脆弱無奈的父母,有這樣兇惡的放債財主,有這樣 特点 的時代,她是逃脫不掉魔爪的。這一別,可能一切都變成夢瞭。
人常言,自古多情傷離別。離別的疼痛襲擊,止不住心中的悲哀,他們倆禁不住地哭瞭一場。
這時,李小軍從樓下走瞭上來,他見到這倆位大學生在抱頭痛哭,情感難分難舍,便動情地說: 誰叫你傢向我傢借債。我父親說,沒錢還就要人還。舊社會 白毛女 也是這樣頂債的。靜靜,回去後,如果不願意與我結婚的話,那我們就不結。我知道,你是大學生,我配不上你。但是,你爸病重住院,必定要回去看。 說著,他像一位犯人一樣,靜靜地站立在門口。
已是正午一點瞭。吳星從床上拉起劉靜,拿出手帕再次幫她擦去臉上的淚水。然後,替她整理好行李,一步一步地走下樓去。
吳星送一程又一程,始终送到校外的交通亭下,才停止瞭腳步。此時,兩對含情脈脈的眼睛,久久地註視著,舍不得離去。在這將離別的時刻,劉靜再次走到吳星的面前,緊緊地貼在他的身上放聲痛哭。她一邊哭一邊說: 都是我害瞭你,都是我害瞭你! 劉靜的眼淚,再次將他的衣服淋濕,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跡。
叭叭 車來瞭,等不耐煩的李小軍,按瞭兩下汽車喇叭,把他們從感情的泥坑中拉上來。劉靜一邊流淚,一邊擦著吳星的淚水安慰說: 咱們相逢無情走有情。我走後,請你不要傷心,我會回來的 說著,轉身登上瞭李小軍北去的車。
吳星呆呆地凝望著遠去的汽車!
走瞭!她走瞭!
既帶走瞭他那轻柔的喜悅,
又帶走瞭他那幽幽的惆悵
(四)
劉靜懷著高低不定的心情與李小軍回到傢。剛一入屋就問起母親說: 媽,爸爸的病情怎麼樣啦? 母親見到劉靜歸來,心亂如麻地迎上去說: 今天,一早就下地去瞭。 劉靜一聽,又知道上當受騙瞭。面對這一騙局,本來,這次劉靜準備與母親大鬧一場,可是,此刻,面對這位自己的母親,心腸又軟下來。劉靜考慮到,這一心良苦的騙局,也是出於生活所迫呢!三萬多元的債務,對於一位長期處於貧困狀況的山溝農民來說,確實是天大的數字,像這樣的債務,人傢又強迫要馬上還清欠債,這個時候,她隻好無奈地,順從這一無情的騙局。想到此,她把怒火靜靜地埋在心裡。隻怨自己的命苦啊!
人的命運,猶如大海中的一條航船,如果赶上逆風行船,是要耗盡無限的代價與精神,弄不好還有翻船的危險。劉靜回傢後,四處找工作,上求縣人事局,下求工廠企業、學校,都沒有著落。凡登門求工的單位,都給予她一張凉飕飕的面貌。這天,她再三來到縣人事局,招待她的是一位張幹事。
張幹事,我今年七月份,從西大中文糸畢業,是否有工作部署? 說著,她遞上畢業證書。
改造開放瞭,大學畢業生不支配工作瞭,自謀前途! 說著,張幹事变意翻瞭翻案上的檔案資料。
咱們縣不是常常感嘆人才缺少嗎? 劉靜哀求地說。
你踫不上好運氣,這幾年來,許多企業連工資都發不出去,還须要人嗎?即便是上級硬指標安排下來的人才,也不知道往哪裡支配呢! 張幹事也有苦哀地說。
看來,這位張幹事說話沒有磋商餘地瞭,她懷著最後的一線欲望,找到瞭人事局潘副局長。然而,這位副局長擺著官架子,好像有滿腹牢騷無處發泄一樣對她說: 大學本科生,算什麼?現在的碩士、博士生,遍地都是!
這樣說,是人才多瞭? 劉靜不解地問。
現在是 特色 社會,有錢(權)就有碩士、博士!這社會,打掃廁所都輪不到你本科啊! 潘副局長傲氣地說。
潘副局長這更冰凉的語言,再次刺痛著劉靜的心,她隻好拖著繁重的步子,跨出縣人事局大門。
當劉靜往外走去時,潘局看到這位年輕美貌的大學生真要走,突然間,他的心就隱隱發癢起來。於是,他急忙跑到門外叫住瞭她。劉靜返回到辦公室後,他眼仔迷迷的對劉靜說: 也並不是沒有路可走,看你願意不願意走?
什麼路? 劉靜奇异地問。
下战书六點,你到陜北酒店,再告訴你! 說完,潘局就開會去瞭。
為瞭能夠找到工作,下昼六點正,劉靜準時來到陜北酒店。這時,潘局已期待在那裡。他帶劉靜來到一間包廂裡,當劉靜一跨入包廂,發現內面已備好一桌酒菜,她覺得十分蹺蹊。不過,為瞭工作問題,她隻好鼓起勇氣,在潘局對面坐下來。
這時,潘局斟瞭一杯54度的貴州茅臺酒,給劉靜遞過去。然後,他自己也端起一杯酒說: 劉小姐,為你的工作,幹杯!
劉靜人生第一次,遇上這樣的場面,與局長幹杯,心裡高興又惧怕,不知道如何是好?為瞭工作,隻好隨著應付瞭。於是,在潘局的誘惑下,她連續幹瞭兩杯,漸漸地,頭開始昏起來瞭。
潘局看到劉小姐昏沉沉瞭,他端起第三杯酒,走近劉小姐的身邊說: 隻要你聽話,劉小姐的工作,包在我身上!
劉靜在模模糊糊中聽到潘局這麼說,心裡又掁奮起來。她一句話也不說,舉杯就喝。當劉小姐喝完第三杯酒後,她就把頭伏到桌子上。這時,潘局看到時機已到,立即走上去抱住劉小姐,急急動手解開劉小姐的褲子
在昏迷迷之中,劉靜發覺自己的褲子被人解開,立刻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於是,她馬上苏醒過來,使劲推開潘局。可是,潘局就是懶著不走,好像粘貼上她的身上似的,用手亂抓著她的乳房。此刻,劉靜忍耐不瞭這種恥辱,重重的給瞭潘局一個巴掌,然後,指著潘局的臉大罵: 流氓!流氓!
這時,潘局看到劉靜不給体面,就狠狠的威脅說: 連褲子也舍不得脫的人,能找到工作嗎!
劉靜看到潘局這麼說,就更加氣憤地說: 你們這些局長,沒有一個是好的! 說著,她連頭也不回地走出包廂。
潘局望著劉小姐走出去的背影,像潑婦一樣,怒氣沖沖地罵道: 你算什麼?與老子上床的,你又不是第一個。求我安排工作的,有那個不與我上床。告訴你,不與我上床,你就別想在我的地盤當老師。
回到傢,劉靜心煩意亂。四年本科畢業生,傢裡又花費瞭這麼多錢,負債累累,難道是為瞭買這張空文憑嗎?第二天,她一人从新回到四年前,當過民辦教師的村辦小學求情,请求恢復老師的工作。可是,小學教師位子全体滿額瞭。她考取大學後,那民辦老師地位,已經被一位高中生接替瞭。走時,校長不露聲色的告訴她: 現在的事情,你說滿就滿,你說不滿也行。看說你的表現啦!
绝望,完整扫兴瞭!大學畢業反而丟掉瞭飯碗,她後悔瞭
從此,她天天都帶著無精打采的心情,與爸爸下田勞動。晚飯後,她就早早地躲進瞭被窩。
鄉村的夜晚,是干燥無味的。特別是地處於遠離城市的陜北偏远山溝,更顯得陰沉恐怖。過慣瞭四年大學生豐富多彩生活的劉靜,一下子重返回到這樣的環境中生活,真是度日如年啊!想起來,心裡總有說不出的苦澀。
在這難熬的日子裡,她差未几夜夜都夢到,與吳星在那交通亭前的別情。是的!她愛吳星,愛得是深的。說實在,她的心,已被吳星帶走。此時此刻,她是多麼盼望著重逢的日子呢!
一個夜晚,电加热导热油炉,她做瞭一個美夢,夢見吳星西裝革履風度翩翩,從廣東來到陜北山溝找她,他們倆一起來到西安阿裡山歌舞廳,她依偎著他,隨著抒怀的舞曲,一邊起舞,一邊談著那離別的憂情
再過兩個月,一年一度的春節又要來瞭!
這天中午,李大軍穿著一套玄色的綢緞衣服,頭上戴著一頂白色大禮帽,右手撐著一支灰油油的手杖,腳上穿著一雙擦得發光的皮鞋,與一位隨從,活像海南島的 南霸天 ,皮笑肉不笑的來到劉傢,找到瞭劉母,胸有成竹地說: 四年瞭,欠債也該歸還瞭!
能不能再推遲一年呢? 劉母雙手合一,一邊拜一邊求情。
不行! 李老板口氣強硬地說。
目前,地裡莊稼連年失收,傢裡生活困難,今年的紅棗又銷不出去!再過幾天,我們連玉米都吃不上瞭。 劉母含著眼淚說。
李大軍看到劉母怨氣連天,他就走到廚房裡,用手杖遠遠的挑起大小鍋蓋看瞭看,發現劉傢的大鍋已生瞭銹,空泛洞的,隻有小土鍋裡,煮著幾個不成熟的玉米。這時,他環視瞭一下劉傢這破舊不堪的土坯屋子,狂妄地說, 你們常常罵我,鉆改革開放空子,販毒發橫財。如果我不販毒,就像你們一樣,窮光蛋!如今,衡水电加热导热油锅炉,有錢就有所有 想到此,於是,進一步威脅說: 超期不還清欠債,按10%月息計算。
10%月息,一個月就是三千多元,怎能負擔得起呢?劉母苦苦的哀求說: 這樣高的利息,簡直是要我們的命。咱傢更負擔不起呢!
既不歸還欠債,又不想負擔高本钱,世界上哪有這麼廉价的事情啊! 李大軍說完,用那一雙鼠眼瞟瞭一下劉靜的房間。
劉母看到李大軍瞟瞭劉靜的房間,心裡清楚瞭半截。原來,李大軍今天到來,酒徒之意不在於酒。他本日登門逼債,是想在春節前,娶劉靜過門當媳婦。此時,劉母沒有別條路可走瞭,隻好忍住巨大的痛苦,勉強裝出笑容地說: 既然,李老板這樣重视我女兒,那你就擇個日子吧!
李大軍見到劉母答應瞭,並叫 擇日 ,心裡暗暗高興起來,他笑咪咪地說: 咱們成瞭親傢,這筆帳就免瞭吧! 說著,他交代瞭一些事件,就分别瞭。
半個月過去瞭,李大軍叫媒人往劉傢送來瞭成親擇日的日子,定於農歷十二月二十二日。
劉母收到瞭成親擇日的日子後,心裡又害怕又緊張。這天晚上,全傢五口人圍坐在一起吃晚飯,劉靜仍然像昔日一樣默默地低頭吃。這時,坐在劉靜對面的母親開口瞭。
今天,李老板派伐柯人送來瞭擇日成親的紅貼,定於農歷十仲春二十二日 剛說到這裡,劉靜就打斷瞭她的話: 媽,現在我還沒有找到工作,不想結婚。
媽也不想你嫁給他。可是,人傢逼債如逼命,怎麼辦呢?。
我是大學生,是四年的本科生,你懂嗎?
什麼叫本科生,媽不懂,女人命苦啊!
媽,我已經有瞭對象,在學校就訂下瞭終身。
靜靜,那有父母不疼愛自己的的女兒呢!說心裡話,媽也不願意,你嫁到李傢呢!啊,不嫁又有什麼辦法呢?
在劉靜苦苦的乞求下,劉母不說話瞭 劉靜一氣之下,丟下飯碗就往房間奔去瞭。她連鞋也不脫掉,躺倒在床上,抱起棉被就 嗚嗚 地痛哭起來。這時,她的父親劉道正,來到她的床邊坐下來,安慰地說: 靜靜,爸爸理解你的心境,嫁給李傢的事,都是李老板上門強迫的。如果你真想著南方那位友人的話,再與你媽說說,然後,找你那位南方的朋友去,好嗎?不要哭瞭!你哭起來,爸爸也好難受呢!
劉靜聽爸爸這麼一說,哭聲漸漸地停下來。可是,她回忆起這幾個月來,大學畢業找不到工作,愛情又不斷在折磨,想起來,活在世上又有何意義呢!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挡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无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0

尚未登录

签到随机积分奖励
签到10天奖励
签到20天奖励
签到30天奖励

快速发帖

内  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更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