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贴:0   查看:529
<<返回海南

一株小草与我不期而遇!
  
  那是我俯身低首接近地面,视野倏然和它碰面。
  
  阳光在它弱小的身躯上涂一层鲜亮,风的音符缭绕它的枝叶,听不见声音的歌摇曳起舞蹈的律动,一遍遍将坦然、恬静的自乐融入到我的好奇,我被扰动的心神坠入无间的隧道,立即与它联为一体。
  
   于是,我便成了一株小草。
  
   起初,我只是一粒种子,没有份量没有根基,和那些满天飘浮的大军,沿着一片写意的原野,不停息地跋涉、辗转,在哪里驻留生根,全凭天意。
  
   终于,风倦天晴的时候,我的命运掉在城市的墙壁下,我的漂泊在窒息的环境靠岸,我的志向在逼仄的角落栖身。
  
   我从安居处环望,日照忽来即逝,如同隐匿的神祇;白昼的幽暗抛出囚禁的枷锁,束缚我不辩晨昏的思考。我仅剩的力量就是护住脆弱的胚芽,数着头顶野狗跑过春雷打过的频率,过滤体内污水浇过毒气喷过的养分。
  
   我长出脆嫩的芽孢破土,像坚韧的春笋,而根茎朝泥土更深处延伸;触手一般的枝叶渐渐丰满向上纵横,叶柄长出细密的绒毛,作了尘埃和雨露的温床。
  
   我知道自己有些不正常,孱弱的躯干,一半强持着原生的模样,一半已呈基因异变的怪相,老鼠、蚊子、苍蝇不屑与我搭讪,唾痰、尿液、垃圾经常迎头盖脸。我厌恶这样被动的苟活,怨怼这种直立的形态。
  
   我体内旺盛的细胞从根系分裂,抑制不住生长的枝干叶茎,让我无法蛮横的自弃、苛刻的自伤。
  
   我活着,仅是一种标向和必然,是众生的缘聚,是天赐的愿念。
  
所以,在无法选择和逃避时,我必须强壮和不屈,在命定的结局中,踏过自己的哀怨和孤独,慷慨的接受泰然的面对。
  
   我那和神经同步成长的敏感,被幢幢人影,飒飒树木包围,能够识别的城市的喧嚣像变幻不定的云影,大地的心跳如冷热不均的拂试,融入我忘形的惊喜,惬意地和我的呼吸合拍,我发现自己渐渐喜欢上了这冷僻的角落。
  
   我不停地拔高,日昝的移动穿过体积浓厚的阴影,附着了夏天粘稠的热度。和我比邻的苔藓,像身着绿袍的毒蛇,一边嘶嘶吐着信子盘踞过来,一边争抢寄生的营养;一只蟋蟀藏在我的叶下踌躇不前,高亢的情歌唤来了学童的追捕。
  
  学童的脸向我慢慢贴近,眼神专注,呼吸急促,他看见了那只蟋蟀,于是举起手掌,带着一股狠劲压在我身上
  
  蟋蟀逃走了,我,已经七零八落。
  
  还来不及伤疗治溃,暴雨、干涸、虫害、扫帚,轮番蹂躏,我又跌入潮湿晕眩的幽暗,缩在自己的喘息里,透过缝隙,看见残肢断根上蛛丝缠绕,啮痕点点,一副破败颓丧的模样,仿佛是日暮的老人,在做着不服输的挣扎。
  
   更可怕的是,我发现身躯有裂痕的大部分正在枯萎,干瘪的叶子染上瘟疫式的沙漠色。落叶飘旋,就像我的梦掉进大海;枝干碎泥,如同我的心散入星空。悲情、愤怒的腐叶堆积我脚下,渐渐分解成肥料,向我的根脉输送营养;我以自己的尸骸,点燃凤凰涅槃的再生。
  
  我的绝望汲取微弱之力,膨大了伤过元气的叶冠,更加强壮的躯体披甲样屹立于酷热中,像傲视长空的鹰;秋天将来临,我得储备自己的种子,作好远行的准备。对于过往的伤痛,我尽量不去想,任随它日升月落淡去。
  
   秋天的夜多情、感伤,月色的清华朦胧几多阑珊,隐约的桂香和蝉鸣交织,零乱了泼墨的树影,落叶沙沙寂寞泠泠。我身边走过一对痴笑的男女;我头顶有两只猫咪在亲昵;几只蜈蚣、甲虫背负心事匆匆潜行;遐想故乡在何方,竟沉入我的深睡寻寻觅觅
  
  我梦里的欢快比知道生命将终结更轻松。成为一株城市的小草,我比原野上的表亲们早熟。我的种子将积蓄力量冲破衰迈的肌体,挣脱至亲的怀抱,带着家族的荣耀,义无反顾奔向自由的国度。
  
  我预料的时刻在秋意霜冻,枫红黯然时到来了!
  
  尽管心里有准备,暮秋的套索还是紧紧地攫住我的根系,冷冻了我的住所,脱水的脉管匍匐寒流中抵御着风摧,失血的枝干发出碎裂的尖啸,就像地震制造的次声,坍塌了我的整个世界!死亡,正向我狞笑。
  
  我还是不肯屈服地看着自己一点点消失。我化为齑粉的身躯,是飘扬在大地的花雨,我不甘解体的皮囊,成游荡于苍穹的魂魄。那些我孕育的种子,漫漫散开,依依道别,在我长久、宽慰的注目下,一路高歌渐行渐远。生何欢、死何惧,我繁衍的希望生生不息,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那株小草的湮灭回归了我作为人的意识。
  
  放眼天地,人类所不能征服的高山大川,处处有小草长春有没有治疗牛皮癣的医院的身影。抛开不同物种的差异追溯到上古,我发现不同小草的历史皆长于人类;诚若现在我衣食无忧,不必重复洪荒年代的茹毛饮血,我也要感激小草以自己的无求铺平我们的祖先从蒙昧通向文明、从游牧到定居的进化之旅。这其间的转折坎坷,一岁一枯荣的付出,有谁知?
  
  人若不是草,怎知轻贱的生命也拥有高贵的气度?
  
  人若不变草,哪得吃进草挤出奶、日食肉蛋的膏腴!
  
  人若不识草,何来《本草纲目》的流传
  
  人若不爱草,优雅生活定是一片荒漠。
  
  看惯了人性的贪嗔痴恋,再对照小草的牺牲、谦逊、坚韧和纯粹的美德,我太缺少宠辱不惊的清北京治疗牛皮癣到底需要多少钱凉心和与世无争的大自北京看牛皮癣哪里医院效果好在,今生唯虔诚地接受小草精神的润化和开示,才可实现自我大觉大慧的顿悟。因此,我不能因小草的卑微,忽略它为人类贡献的厚赠;我不能借口身体的高度,遥远了与小草交心的距离。
  
  如果说有谁能度我明白做人,就是这最具有佛性北京牛皮癣治疗最好的专业医院不起眼的小草!
0

尚未登录

签到随机积分奖励
签到10天奖励
签到20天奖励
签到30天奖励

快速发帖

内  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更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