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贴:0   查看:698
<<返回飞机
【老兵档案】

姓名:曾宪高

出生年份:1920年

籍贯:安徽六安市霍邱县

部队番号:46师137师团2营

从军经历:先是防毒兵,后任淞沪会战敢死队大队长。

【老兵故事】

6月18日下午,南京的暴雨已经停歇,天气转好,艳阳高照,我们一行来到位于南京市郊的一家老年康乐中心,今天要采访的抗战老兵曾宪高就住在这里。五楼的过道很是寂静,轻叩曾老的大门,隐约听得见有人循声而来。门被打开了一条缝,在得知我们的来意之后,曾老很高兴地将我们引进门。室内布置与普通旅馆的双人标间差别不大,不过只住他一个人。

曾子第72代孙 富家“少爷”投笔从戎

曾宪高前一阵子在自己房间里摔了一跤,头顶直接磕在墙上,鲜血直流,后来被送医缝了五针。现在曾老看起来有些虚弱,走起路来也是举步维艰,但聊到自己的抗战经历,他的双眼立马放出光彩,声音也变得清脆洪亮起来。

曾宪高是安徽霍邱县人,他自称是曾子第72代孙,连蒋介石都亲密的称其为“小曾子”。 抗战开始之前,他家就是大户人家。父亲在县里做官,家里田地众多,生活过得很不错。曾宪高4岁开始跟着舅舅念四书五经,年幼的他总是比同龄人更快的掌握学问。

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飞机开始在安徽投下炸弹,中华大地风雨飘摇,年轻的富家子弟曾宪高义愤填膺,盼望上阵杀敌。他说:“我要钱干啥呢?我家里有钱,有的是钱,有的是粮。我家里五个弟兄,应当有人当兵,我决心参加。”就这样,曾宪高带着20个家丁来到了南京,考取了黄埔第15期。

初入军校 防毒班崭露头角

考上了黄埔军校第15期,曾宪高却没能如愿成行。因为曾宪高出身富贵之家,时任教育处长范汉杰对他进行了特殊关照,最终让他去了危险性比较小的防毒班。曾宪高的工作主要是哪里要上毒他就去抹一抹,哪里要防毒就上前清除掉。16岁的曾宪高当时身材矮小,这也是他被安排到防毒班的一个原因。不过曾宪高一心想上前线杀鬼子,所以他拼命给自己加强营养,希望自己变得更高更壮实。他对记者说说到:“我让自己吃好一点,经常吃鸡丝面,所以20多天个子就长了一大截。”

谈到自己的拿手绝活,曾老这样说到:“我枪法准,三四百米开外,鬼子肯定跑不掉,不打死也得打个重伤”,曾老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当时我用捷克式步枪,是高级神枪手,天天练习打靶,一连打了两个星期,就不要我打了,再打就是浪费子弹。”

几个月后,曾宪高从训练班毕业,几经辗转,便奔赴上海抗战前线。

歼敌数千 他7天当上营长

1937年8月9日,日本海军中尉大山勇夫等两人驾车闯入上海虹桥机场挑衅,被驻军保安队击毙。8月13日,日军在八字桥地区向中国驻军发起全线进攻。中国驻军奋起还击,八一三事变由此爆发,淞沪会战开始。曾宪高所在的46师8月11号赶到上海,做了一天工事,8月12号又做了半天工事,13号就和日本人打了起来。

当时日本兵非常狡猾,半夜里趴在河岸边一动不动,准备第二天一早伺机进攻,谁知恰好遇到涨潮,日本兵全都陷到泥沙之中动弹不得。曾宪高和战友见状,吹起嘹亮的冲锋号迎头痛击。“当时我们都用大刀直接朝头上砍,对方死伤四五千,我们才死伤一千多人。”说到这里,曾老一脸的骄傲与自豪。

曾宪高说:“当时张治中照顾我,承诺要是能把鬼子打下去,就让我当营长,结果我打下去了,7天就当上了营长”,“我们到日本兵的仓库,里面有枪有子弹,我们轻松拿下了。”

谈到自己最难忘的一天,曾宪高这样回忆道:“当时我们把日本兵打到上海的孟家宅,然后他们抛弃粮仓逃跑了,所以我们就把粮食收了,自己吃了。”在曾老眼里,对侵略者最好的回击就是将其打得落花流水,狼狈出逃。

记者注意到,曾宪高的房间里有一幅字,上面落款“淞沪抗战教导师一三七团大刀队队长 曾宪高”,曾老解释道:“大刀队就是敢死队,大刀队待遇好,拿钱多,所以大家都想干。”

辉煌往事 他用机枪扫落日军飞机

谈及自己最了不起的时刻,曾老明显来了精神,他眯着眼呵呵笑,露出已经被蛀了半颗的门牙,“最了不起的事,那是我和几位战友(我们都是神枪手),把日本鬼子的飞机打落了几架。”骄傲的笑容转瞬即逝,话锋一转,曾老变得严肃起来,“他们说我吹牛,吹牛,但我们真的打下来了,当时飞机只有300米高,正在向下投炸弹,我们抓准时机开枪,就把它打落了。”曾老边说边比划着,双手在空中不停划着弧线,他认真的给记者讲解,“一听到飞机的声音就要出来打,不然是来不及的。”

曾宪高介绍,当时打落日本飞机的奖金非常丰厚,所以很多人愿意干这活,甚至把妻儿全都带上。

抗战结束 远赴山西当报社社长

曾宪高的回忆应该是有“选择性”的,说到淞沪会战,这位抗战老兵总是对胜利的场景记忆犹新,却很少提及痛苦与艰难。

淞沪会战之后,曾宪高随部队撤离上海,后来灭掉日敌一个连哨,又升独立营营长,管2000多士兵。日本投降后,46师被撤军,曾宪高被安排当《晋南日报》社长,“管54个县,6个月算一任,我干了8个月”。

内战开始后,曾宪高辞去社长职务,返乡务农,一生无儿无女。最近几年才被志愿者寻访发现,接到南京市郊的一家康乐中心生活。

我们临走的时候,曾老显得有些沉默。人生匆匆近百年,回首过往,不免有颇多感慨,幼年时的理想,青年时的抱负,中年时的挫折,老年时的孤独都会像过眼烟云一样在心头闪现。告别之际,曾老执意起身相送,我握着他的手,瘦骨嶙峋却又铿锵有力,一抬眼,看见曾老胸口那枚“民族英雄”的奖章熠熠发光。。。
0

尚未登录

签到随机积分奖励
签到10天奖励
签到20天奖励
签到30天奖励

快速发帖

内  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更多 返回顶部